邮箱登陆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中文    English
中心期刊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心期刊 >> 名家讲堂 返回首页
严峻的全球战略安全形势——丁原洪
  

内容提要] 2016年以来,欧洲、亚洲地区的紧张形势不断升级,全球战略安全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当前,威胁全球战略稳定的主要因素是美国奉行的霸权主义。但也应看到,美国的霸权主义正面临着一系列难题:经济陷于“长期性停滞”、社会严重分裂、联盟体系裂痕明显,致使其在美苏冷战结束后建立起的“单极秩序”越来越难以为继。

[关键词] 全球战略安全形势美国大选美国同盟体系

[作者简介] 丁原洪,中国驻欧盟代表团前团长、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 D8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6241(2016)06-0001-06

2016年6月26日,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关于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指出,“当前影响全球战略稳定的消极因素正在世界各地增加,我们对此感到担忧”,“中俄两国要尽一切努力,防止世界大战悲剧重演”。[1]这一声明清楚地表明,全球战略安全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重新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环视亚洲、欧洲、中东等地区安全形势,可以看清当前威胁全球战略稳定的主要因素是美国霸权主义,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美国为维系其世界霸主地位而执意推行的战略。即将公布的美国新版军事战略明确地将俄罗斯、中国、朝鲜、伊朗和极端恐怖主义组织视为对美国的“安全威胁”, 执意将俄罗斯和中国视为主要敌人。国防部长卡特甚至扬言,美军已做好“明天”就爆发战争的准备。美国针对朝鲜、伊朗施加的制裁、威胁措施最终依然是针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以朝鲜、伊朗核设施为藉口在中、俄周边部署导弹防御体系就是明证。

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制订并实施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在此战略名义下,在政治上极力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在经济上签订并推行将中国排斥在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军事上大力拼凑“亚太北约”。即利用朝核问题构建美、日、韩三边军事同盟,利用南海争端构建美、日、澳三边军事同盟,从而形成美国做后台老板、日本做马前卒的同盟网,围堵中国。为了炫耀武力,美国正将其全球60%的海空军力量调集到亚太地区;[1]在这一地区频繁进行各种军事演习,展示包括核动力航母、潜艇、轰炸机在内的各种先进武器;不断推进在韩、日等中国周边地区部署危及中国战略安全的反导系统;不顾中国反对,继续派机、舰对中国进行“抵近”侦察;以“航行自由”为名,一再派军舰进入中国近海地区,挑战中国领土主权。

为了遏制俄罗斯的复兴,美国制造了乌克兰危机,并以俄收复克里米亚为借口,坚持与欧盟一起对俄实施经济制裁,妄图搞垮俄罗斯经济;以保护中东欧国安全为名,无视与俄达成的谅解,扩大北约在俄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加紧部署针对俄的反导系统,频繁举行针对俄的军事演习;利用叙利亚战事甚至美国总统选举等一切机会,“抹黑”普京总统和俄罗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在谈及美国新版国家军事战略时,直言不讳地指称,俄罗斯是对美国家利益的“最严峻的挑战”、“最重大的威胁”。[2]

正是由于美国坚持与中国和俄罗斯为敌,致使欧洲、亚洲地区的紧张形势不断升级。加之,美国错误的中东政策不仅使中东地区滋生出对世界和平与安宁构成威胁的形形色色的恐怖主义组织,贻害四方;而且使中东地区战乱不止,制造无数人道主义灾难。全球战略安全形势日益严峻,大有失控的危险。

威胁全球战略安全的美国霸权主义,表面上看气势汹汹,其实它内外正面临着一系列难题,致使其在美苏冷战结束后建立起的“单极秩序”越来越难以为继。

(一)经济陷于“长期性停滞”

美国在2008年引发全球性金融经济危机后,在危机沉重打击下,经济复苏虽快于其他发达国家,但并未摆脱“低增长、高失业、高赤字”发展模式的困扰,而且陷入“长期性停滞”的迹象越来越明显。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2014年6月发表谈话时指出,未来10年,美国经济平均年增长率为2.1%,大大低于1948年至2007年历史平均水平的3.4%。2015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刚达到2.4%。[1]美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已从20年前的3.5%下降到如今的1.75%。[2]不少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经济已达到“增长极限”。

美国经济今日的窘境是其垄断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里根政府倡导并实施的新自由主义,使资本主义固有弊端更加突出。在新自由主义思想推动下,这些年美国经济“金融化”。[3]金融业在美国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不断上升,其盈利远远超过其他行业,致使实际上它已不再为实体经济服务,而是为它自身。其结果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脱节。实体经济由于得不到资金的支持,经济增长不可避免地缺乏后劲,增速放缓,也使失业人口居高不下。

与此同时,为了支撑耗资巨大的国外征战和维持国内的福利开支,美国政府多年来实行赤字财政,靠举债维持。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时,美国国债是10万亿美元,迄今已达约20万亿美元,[1]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10%,相当于美国年财政收入的7倍。美国家庭私人债务从1980年每户平均9,300美元提高到2015年的6.5万美元。如此高的负债水平,极大地影响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美国已从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变成最大的债务国。美国财政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困境处处可见。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曾指出,很难设想作为经济实力最强大的国家却是负债最多的国家,还能维持多久。

(二)社会严重分裂

今年美国大选,无论共和党的“特朗普现象”还是民主党的“桑德斯现象”,都折射出美国社会出现严重的分裂,具体体现在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之间的尖锐对立。如今美国社会的分裂,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左与右,或者说自由派与保守派、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分裂,而是社会上层与下层,体制内与体制外两种力量的争斗。美国知名历史学家乔治·纳什指出,美国大选起始这一年来“上下之间的紧张关系愈益激烈,终于达到意识形态上的‘内战’状态”。按照纳什的说法,这种上层与下层之间的分裂是由于不同人群在社会上经济地位不同造成的。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这实际上是不同阶级之间的矛盾演变而成的“内战”。

美国社会呈现如此严峻的阶级对立,并非偶然,而是美国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固有的贫富两极分化的弊端长期作用的结果。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盛行的新自由主义思潮驱动下,美国推行以全球化(实为美国化)为核心概念的战略更使美国国内贫富差距达到前所未有的惊人水平。美国成为世界上贫富悬殊最为严重的国家。根据美联储公布的数据,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拥有43%的美国财富,最顶峰的0.1%的人拥有美国全国财富的22%,与美国人口90%的中下层民众财富总和相当。[1]

曾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因撰写《历史的终结》一文而闻名于世的、美国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撰文指出:“在两代人的时间里,精英阶层和普通民众的命运落差一直在扩大”,“精英阶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春风得意的同时,大多数美国民众的收入却始终停滞不前,从而在整个美国社会形成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社会等级如今重新成为美国政治的中心”。

几年前反映美国基层民众对现实不满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被当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加以取缔。这次美国大选,民主党先是通过内部运作,迫使民主党普通选民支持的桑德斯放弃竞选;其后有迹象显示民主党试图与共和党一些政客联手,对代表体制外力量的特朗普,通过“丑化”、“抹黑”以及暗箱操作等手段阻止其当选。然而,事与愿违,特朗普反以相当大的优势获胜,入主白宫。有的美国媒体说,是民众对现行体制的恼怒把特朗普送入白宫的。如何平息民众对现实的不满以及如何弥合社会的裂痕,对美国是个重大挑战。

(三)联盟体系裂痕明显

美国霸权主义为维系其“世界领导地位”,主要依靠美元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优势地位,在军事上发展超强的军事实力,强化它在世界各地建立起的带有军事色彩的联盟关系网。美欧军事同盟及在此基础上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其主要抓手。可是,随着世界形势的演变和各国力量对比的变化,美国建立的联盟体系中各种嫌隙渐生,裂痕越来越明显。奥巴马总统任职期间,由于美国奉行利己主义的对外政策,罔顾盟友的利益和关切,这种裂痕更加严重。以色列因伊朗核问题同美国公开闹翻;沙特因美国支持“阿拉伯之春”同其疏远,近又因美国国会通过“公民可因‘9·11事件’起诉沙特政府”一事,[2]公开威胁对美进行报复;北约欧洲盟国因在对俄政策上的分歧和对欧洲形势看法不同而拒不履行提高军费开支的决定,双方互相指责。[1]

今年发生的英国公投脱欧、土耳其未遂政变,以及菲律宾杜特尔特就任总统三件大事引发了美国在欧洲、中东、亚洲的主要盟友同美关系急剧恶化。美国以盟主自居,对盟国内部事务横加干涉、说三道四是导致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尽管美国极力试图挽回,但为时已晚。英美、土美、菲美关系生变,对美国一手建立起的联盟体系损害甚大,影响深远。

美国遇到的上述三大难题,标志着它在美苏冷战后力图建立的“单极”世界秩序出现崩溃的危险。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美国霸权主义开始走向衰落。美国是垄断资本主义的“大本营”。无论谁当选总统,他(或她)都要服从于、服务于华尔街,或者说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这是不会改变的定律。美国目前内外交困,它会不会为了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在国外采取冒险行动?!联系到在美国主导下北约在俄罗斯周边大力加强军事部署、频繁进行军事演习、蓄意恶化对俄关系,这一点就更需要高度警惕。

根据马克思主义观点,只要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存在一天,就有爆发战争的危险。中俄两国领导人2016年5月发表的关于全球战略安全形势的联合声明,绝非无的放矢。全球战略安全环境正孕育着重大变化。山雨欲来风满楼。世界再度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不是不可能的。坚定不移地贯彻实施党中央确定的强军计划,做好能打仗、打胜仗的一切准备,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友情链接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园冠海大厦9层-10层 邮政编码:100088 传真:82007131 总机:82005566

办 公 室:82002138 总机转8008
人 事 部:82003809 总机转8011
美 大 部:82003022 总机转8030

亚 洲 部:82002380 总机转8021
欧 洲 部:82003512 总机转8039
第二亚洲部:82005953 总机转8038
海外华人部:82002131 总机转8036
理事工作部:82002375 总机转8023 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 82002580 总机转8060
《和平与发展》编辑部:82009436 总机转8063 网址:http://www.caifc.org.cn 电子邮箱:caifc@caifc.org.cn
中国友联画院通信地址: 北京朝阳区德外大街华严北里甲1号健翔山庄D5楼 电话:82021391 6236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