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中文    English
中心期刊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心期刊 >> 名家讲堂 返回首页
回眸2016年的中美关系——陶文钊
  

[内容提要] 2016年,中美关系大体上保持了稳定,两国元首的高层会晤对确保两国关系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9月3日,奥巴马总统出席杭州G20峰会,进行了任内最后一次访华,与习近平主席进行第八次会晤,并发表《中美元首杭州会晤中方成果清单》。“清单”对奥巴马任期内中美关系进行了总结,也是下届美国总统任内中美关系发展的基础,包括两国就全球经济治理达成共识;强调两军务实合作的重要性;加强网络安全合作;开展人文交流、疾病预防、全球卫生、粮食安全、人道救援等方面的合作。目前,两国交流机制正常运转,但在南海问题上美方加大介入力度,不顾中方反对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等,成为地区安全的重大不稳定因素。

[关键词] 中美关系  “萨德”导弹防御系统?南海争端

[作者简介] 陶文钊,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中图分类号] D81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6241(2016)06-0007-12

马总统举行了第八次会晤。这是奥巴马在两届任期内最后一次访华。两位元首就双边、地区和全球的重要问题全面、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对话持续了5个多小时。双方肯定了中美关系近年来在发展经贸关系、应对气候变化、建立两军交流互信机制、打击网络犯罪、应对非洲“埃博拉”疫情、推动伊朗核问题达成全面政治解决等方面取得的重要进展,并同意要建设性地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持续健康稳定地发展。此次会晤适逢美国选战正酣,会晤对于在总统过渡时期保持中美关系的稳定至关重要。会后发表了《中美元首杭州会晤中方成果清单》,内容涵盖两国双边、地区、全球方方面面的问题共35项。[1]从某种意义上说,“成果清单”是对奥巴马两个任期两国关系的一个小结,也是下届总统任内中美关系发展的基础。[2]其中包括:

——两国就全球经济治理达成共识,继续支持“能够与全球的现实、挑战和机遇共同演进的,包容和有弹性的国际经济体系”,在2017年年会前完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15次份额总检查,美方支持人民币在2016年10月纳入SDR篮子;

——双方强调两军务实合作对提升两军互信、扩大共同利益具有积极意义,同意在人道主义救援、反海盗、海上搜救、军事医学、联合国维和等领域继续深化合作,重申严格落实“重大军事行动通报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

——在网络方面,双方重申了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访美期间双方达成的共识,对2016年6月第二次中美打击网络犯罪及相关事项联合高级别对话予以高度评价,并决定继续加强在此领域的合作;

——在人文交流方面,双方充分肯定近年来取得的成果,同意继续推动和落实好相关项目;

——在发展合作方面,自2015年双方签订有关协议以来,两国在非洲疾病的预防控制、全球卫生、粮食安全和营养、人道主义救援和灾后应对、多边机构、清洁能源等多方面正在开展合作,双方承诺加强这些方面的合作。

近年来,习近平与奥巴马推动两国在引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建立了历史性的伙伴关系。这方面合作已经成为中美双边关系的一大支柱。两国率先批准了《巴黎协定》。2016年9月3日,两国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交存了各自参加《巴黎协定》的法律文书,为推动该协定尽早生效作出了重大贡献,获得联合国秘书长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赞扬。两国还将编制各自本世纪中期温室气体排放的发展战略,支持国际民航组织大会在2016年10月就“全球市场措施方案”达成协商一致,并期待成为该措施的早期参与方。中美双方还承诺,继续采取有力度的国内行动,以进一步推动国内国际两个层面向绿色、低碳和气候适应型经济转型。[1]

二、两国交流机制正常运转

2016年, 中美两国的各种交流机制正常运转。在过去的7年多里,“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对于发展两国关系至关重要。这是仅次于首脑会晤的最重要的机制,它使两国政府间建立起密切的工作关系,为两国关系设定议程,对合作项目作出安排,然后再由专门的机制去贯彻实施;对于一些分歧问题,双方也可以在对话中交换意见。6月6—7日,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在北京举行。习近平主席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习近平回顾了从2013年“庄园会晤”以来中美两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方面的进展,强调“无论国风云如何变幻,我们都应该坚持这个大方向,毫不动摇地为之努力”。习近平指出:“宽广的太平洋不应该成为各国博弈的竞技场,而应该成为大家包容合作的大平台。”针对许多亚洲国家不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习近平特别指出,两国应该“努力培育两国共同而非排他的‘朋友圈’,都做地区繁荣稳定的建设者和守护者”,显示了中国领导人发展睦邻友好关系的善意和豁达胸怀。[1]中美两国对话进展顺利,双方就有关问题取得了广泛的共识,“战略对话轨道”的成果达110项。成果广泛涵盖了双边合作、应对全球和地区性挑战、气候变化和能源合作、环保合作、科技、农业和卫生合作、地方合作等领域。“经济对话轨道”就双方加强经济政策、促进开放的贸易与发展、促进金融稳定与改革、加强全球合作与经济治理等达成广泛共识,并承诺支持中方作为主席国于2016年主办一届成功的G20峰会,致力于实现全球经济强劲、可持续和平衡增长, 双方并将在广泛领域进行合作。[2]

第七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取得了158项丰硕成果,涉及教育、科技、文化、卫生、体育、妇女和青年7个领域。其中包括:美方继续实施“十万人留学中国计划”,承诺实施“百万强”计划,到2020年实现100万美国学生学习中文;中方继续实施“公派万名学生赴美攻读博士计划”、“万名中美人文交流专项奖学金”、“汉语桥万人来华研修项目”;继续推动孔子学院和课堂在美发展;为促进两国之间的友好交流,2016年被确定为中美“旅游年”等。[3]

中美两军交往持续进行。美国海军继续邀请中国海军参加于6月29日至8月4日在美国夏威夷由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2016”联合军演。中国海军派遣了5艘舰艇(导弹驱逐舰“西安”舰、导弹护卫舰“衡水”舰、综合补给舰“高邮湖”舰、“和平方舟”医院船、综合援潜救生舰“长岛”舰)、3架舰载直升机、1个特战分队和1个潜水分队参加演习。中国海军分舰队参加了包括火炮射击、综合演习、海上安全行动、水面舰艇演练、军事医学交流、人道主义救援减灾、潜水在内的7个课目,在一定程度上展示了中国海军的作战能力和后勤保障能力。

三、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加大介入力度

2016年奥巴马政府继续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继续搅局南海,在中美关系中制造了新问题。美国继续实行所谓“航行自由计划”,派遣舰队来南海地区示威。继2015年10月27日派遣“拉森”号导弹驱逐舰到南沙群岛12海里内海域“巡航”后,美军一架B-52轰炸机于12月中旬飞进南沙群岛华阳礁上空2海里范围内。美国防部辩称,此次飞行“并非有意识的‘航行自由作战’”,相关飞行路线并不是有意设计的,飞行员是受恶劣天气的影响才“误入”了相关岛礁12海里上空。中方对此提出了强烈抗议。[1]

2016年1月30日,美方派遣“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到西沙群岛附近海域,5月 10日 “劳伦斯”号导弹驱逐舰到南沙群岛附近游弋;5月17日,一架美EP-3侦察机在海南岛附近上空实施侦察活动时遭到两架中国歼-11战机的拦截。[2] 6月18日,美“里根”号航母和“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开进距离南海不远的菲律宾海进行协调演习,课目包括防空、海事侦察、海上补给、防御作战与远程打击等,明显具有向中国炫耀武力的意图。6月下旬,美军的三艘驱逐舰“斯普鲁恩斯” [1]号、“迪凯特”号和“莫姆森”号在南海执行所谓“警戒监视”任务。10月 21日,“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到西沙群岛附近海域活动,遭到中方严正批评。

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临时仲裁庭作出了非法无效的所谓“最终裁决”,美国借机对中国施加压力,奥巴马政府高官为此连连发声。但与此时,奥巴马政府也感觉到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做法已经触及了中方的底线,美方任何进一步措施都会导致两国的紧张关系升级、甚至出现失控的危险。而且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立场与其前任阿基诺三世不同,在最终裁决出台前后,他多次表示愿意就南海争端与中国展开对话。在这种情形下,奥巴马政府开始采取措施降温。7月25日,克里国务卿在老挝万象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议期间会见王毅外长,次日他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表示:“仲裁是在国际法之下进行的一个仲裁。这是一个仲裁,国际社会,包括我们自己相信,它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它是一个司法问题。至于说到我们的立场,我们对于声索各方不持立场。我们的立场是必须坚持法治。”他同时又说:“现在该是使双方的紧张降温,把这一页翻过去,开始使用各种外交途径”来解决问题的时候了。他甚至表示去菲律宾访问时要劝其与中国进行谈判。[2]此后,美国航母也撤离了南海,紧张气氛明显降低。这说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策略也是“斗而不破”,但美国不会轻易放弃在南海的搅局。奥巴马刚刚在杭州开完G20峰会,到老挝又大谈美国的道义责任,表示“亚太再平衡”战略将继续下去,美国的军舰、军机仍将在南海巡航,给有关国家撑腰打气。[3]这说明美国不会轻易让南海风平浪静。

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任以来,发表了许多言论,抨击美国干涉菲内政,表示不愿意继续做美国的“棕色小伙伴”,要与中国、俄罗斯加强关系。由于菲律宾在南海的地位,杜特尔特的这种政策转变对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一个沉重打击。但奥巴马政府继续寻求加大对“亚太再平衡”的力度。尤其是国防部长卡特,抓住奥巴马任期最后两三个月的时间,不放过任何机会来强化这一战略。2016年9月29日,卡特在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上发表讲话宣称:“美国将继续与盟友和伙伴在一起,我们将继续在国际法允许的地方飞越、航行与活动”,“美国将继续是亚太地区安全的支柱”,并称“亚太再平衡”战略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美国将巩固在前两阶段取得的成就并继续发展:首先,继续提升美国军事存在的质量,加大在本地区军事实力的投入;其次,继续促进亚太地区一个有原则的开放的安全网络。美国将把最优秀的战斗人员和作战平台派到亚太地区,把刀刃磨锋利,使美国军队成为这一地区最强大的军事力量。[1]9月30日,卡特又主持了美国与东盟的国防长会议。他在会上继续鼓吹 “亚太再平衡”进入第三阶段,兜售关于建立一个亚太地区安全网络的设想,鼓动各国在“再平衡”战略中追随美国。[2]显然,奥巴马政府在任期的最后阶段,也要努力在“再平衡”战略上再加一把劲。

四、美国不顾中方强烈反对,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2016年,中美两国间的另一个重大争议是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问题。朝鲜半岛局势近年来持续紧张,2016年局势更加恶化。1月6日,朝鲜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朝鲜自称这是一次成功的氢弹试验。美国等国也认为,此次核试验标志朝鲜在核武器领域取得了重要进展。韩国恢复了在“三八线”上对北广播,并全面中断韩朝开城工业区运营。1月下旬,克里国务卿访华时,在与王毅外长举行的会谈中,使用了过去从未使用过的强硬措辞,要求对朝鲜实行全面禁运。王毅则表示:“制裁不是目的,关键是要重启对话谈判”,“中国作为大国,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的立场光明磊落,坚定不移,不会受一时一事的影响,也不会因喜怒哀乐而改变”。[1] 2月7日,朝鲜又利用远程导弹技术发射了“光明星4号”卫星。2月26日,美韩双方宣布,两国将研究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的问题。3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第2270号决议,对朝鲜施加了新的制裁,包括要求各国禁止向朝鲜运送可能用于核、导弹计划的物品,收紧对朝鲜的武器禁运措施,冻结其可能与核、导弹计划有关的金融资产等。决议强调,有关措施无意对朝鲜平民造成不利的人道主义后果或对在朝鲜开展援助活动的工作产生不利影响。[2] 但这与美、日、韩最初的要求仍有距离,三国都实行了单独的更加严厉和全面的对朝制裁。7月6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16名“严重侵犯人权”的朝鲜官员和实体进行制裁,其中包括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本人。这是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它表明奥巴马政府已经放弃了“战略忍耐”政策,决心与朝鲜决裂,不再谋求以中美合作、多边合作作为解决朝核问题的主要途径,而是更加依仗美日同盟、美韩同盟,对朝鲜全面施压,包括经济封锁和军事、政治压力,来达到历届美国政府一直寻求的“朝鲜崩溃”目的。  

除了经济制裁,美国还采取了军事上的高压态势。1月10日,派出B-52轰炸机到半岛上空巡航示威;3月7日,美韩举行了历来最大规模的联合军演,美韩分别有1.7万人和30万人参加,美“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和B-2隐形轰炸机也参加了军演。

2016年5月,朝鲜劳动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平壤举行,金正恩被拥戴为劳动党委员长。在金正日时代朝鲜仍然把无核化作为基本原则,但劳动党“七大”再次正式确认了2013年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全会通过的经济建设与核武器发展并进的路线,表明朝鲜在任何情况下不会选择弃核,朝鲜拥核国家地位被正式化。6月22日,朝鲜发射了“舞水端”中程导弹,第一枚飞行150—160公里后爆炸,第二枚飞行约400公里坠毁。据悉,“舞水端”导弹最小射程为500公里,最大达4,000公里,打击范围覆盖日本全境和关岛美军基地。2016年内,朝鲜多次试射疑似“舞水端”中程弹道导弹,但均以失败告终。

朝鲜2016年1月6日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之后,美国趁机大力鼓吹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美国参众两院军事委员会分别敦促韩国总统朴槿惠在“萨德”问题上“下定决心”,美国高官也多次提及“萨德”问题的必要性和重要性。1月13日,朴槿惠终于放弃了所谓“三无”政策(即“(美国)无请求、(韩美)无协商、(韩国)无决定”),表示“将从国家安全和利益出发,考虑有关引进‘萨德’事宜”。早有此意的韩军方立即跟上,纷纷从军事和安全角度阐述部署“萨德”的必要性,并指责中国反对在韩部署“萨德”是“干涉内政”、“庇护朝鲜”。3月4日,美韩签署成立联合工作组协议,开始正式协商部署“萨德”事宜。7月8日,美韩军方发表联合声明,决定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并称最晚将于2017年末正式投入使用。7月13日,朴槿惠政府宣布“萨德”将部署在首尔东南方向约200公里的庆尚北道星州郡。[1]

中国坚决反对美韩的这一决定。7月24日,王毅外长在老挝万象会见韩国外长尹炳世时严正指出,中韩是近邻又是战略合作伙伴,近年来两国开展了全方位合作,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际利益。但允许美国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必将损害中韩互信。部署“萨德”决不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而是不折不扣的战略问题。如“萨德”最终在韩落地部署,将对半岛形势、地区稳定及中韩关系造成负面影响。他奉劝韩方认真对待中方的正当合理关切,权衡利弊,珍惜并维护好中韩间来之不易的良好局面。[1]但韩国对中国的正当合理关切充耳不闻。7月末8月初,美陆军部长埃利克·范宁访问韩国,走访了第35防空炮旅团并检查导弹防御系统。8月10—11日,美国导弹防御局局长詹姆斯·叙林访问韩国,与韩方磋商“萨德”系统部署事宜。叙林还表示,“萨德”不针对中国,该系统“从来没有、今后也不会”被用于针对中国的活动。[2]

美国在韩部署“萨德”系统的决定遭致韩国民众的强烈反对,不但反对党“共同民主党”反对,就连执政的“新国家党”也有1,000多人为此要求退党。星州郡的民众举行了持续的抗议。在8月15日“光复节”有900多民众,包括许多妇女断发明志,表示抗议。

8月3日,朝鲜发射两枚“芦洞”号中程导弹,射程几乎覆盖了整个日本,其中一枚落入日本专属经济区海域,在日本引起恐慌。应日本要求,安理会召开了紧急会议,美国提出了强烈谴责朝鲜的声明草案。中方要求在声明中写进如下内容:各相关方应避免采取任何可能挑衅彼此和导致紧张升级的行动,不应以应对朝鲜核及导弹为借口在东北亚部署任何新的反导据点。

9月6日,奥巴马与朴槿惠在老挝东盟峰会期间会晤。双方就朝鲜的威胁进行了深入讨论,决心实行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各项制裁,并使之不留漏洞。[3]奥巴马“确认美国保卫韩国安全的承诺,包括使用延伸威慑的手段,是坚定不移的”,坚持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9月9日,朝鲜再次(第五次)进行核试验。9日是朝鲜国庆节。此次在咸镜北道丰溪里附近进行的试验估计当量为1万吨TNT(1945年广岛原子弹的当量为1.5万吨),是朝鲜历来进行的最大当量的核试验。此次试验离第四次核试仅有8个月,是历来间隔时间最短的。目前,联合国安理会正在紧张讨论对朝鲜的新决议。

美韩决定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遭到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对。“萨德”的用途是在末段拦截短程、中程和中远程弹道导弹,拦截高度为40到150公里。由于首尔离朝鲜很近,朝鲜打击首尔的弹道导弹射程很短,其弹道最高点可能不超过40公里,所以“萨德”系统不能有效保卫首尔。其实,朝鲜要打击首尔,使用常规的火炮就够了。而“萨德”所用TPY-2雷达探测范围在870—1,500公里不等,甚至可能达到3,000公里,如果指向中国,它可以比部署在阿拉斯加的雷达提前10分钟探测到从中国内部和中部发射、打击美国中部和西部的洲际导弹,这就为美国提供了更长的预警时间。在韩国部署的“萨德”实际上保护的是位于京畿道平泽和全罗北道群山的驻韩美军基地,以及冲绳和关岛的美军基地。[1]

在8月25日中国国防部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国防部发言人吴谦指出:美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不仅是一个战役战术问题,更是一个战略问题。这种做法打破了地区的战略平衡,损害了中国的战略利益,破坏了中美、中韩之间的战略互信。部署“萨德”系统就像在本地区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其引发的恶果不容小觑。虽然美官方多次表示“萨德”反导系统的雷达探测距离只有几百公里,但据韩国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局长叙林最近在访韩时表示,“萨德”反导系统可以在短时间内由“末段模式”转为“前沿模式”, [2]而在“前沿模式”下,雷达探测距离为1,000公里以上。

为了反制“萨德”反导系统,2016年5月,中俄举行首次“空天安全2016”联合计算机辅助司令部演习。演习在俄罗斯国防部空天防御部队的中央研究所举行,通过共同演练防空和反导战役部署联合行动,预防领土受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意外和挑衅性攻击。中俄还将于2017年举行第二次反导演习。

11月8日,美国大选落下帷幕,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赢得选举。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向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致贺电。习近平表示高度重视中美关系,期待同特朗普一道努力,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拓展两国在双边、地区、全球层面各领域合作,更好地造福于两国人民和各国人民。[1]14日,习近平又与特朗普通电话,强调中美建交37年来的事实证明,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正确选择。当前,中美合作拥有重要机遇和巨大潜力,双方要加强协调,推动两国经济发展和全球经济增长,拓展各领域交流合作,让两国人民获得更多实惠,推动中美关系更好地向前发展。特朗普表示“赞同习主席对美中关系的看法”。中国是伟大和重要的国家,中国发展的良好前景令世人瞩目。美中两国可以实现互利共赢,我愿同你一道,加强美中两国合作,我相信美中关系一定能取得更好发展。双方同意保持密切联系,建立良好工作关系,并早日会面,就两国关系及时交换意见。[2]希望从奥巴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中美关系能实现平稳、顺利过渡。

友情链接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园冠海大厦9层-10层 邮政编码:100088 传真:82007131 总机:82005566

办 公 室:82002138 总机转8008
人 事 部:82003809 总机转8011
美 大 部:82003022 总机转8030

亚 洲 部:82002380 总机转8021
欧 洲 部:82003512 总机转8039
第二亚洲部:82005953 总机转8038
海外华人部:82002131 总机转8036
理事工作部:82002375 总机转8023 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 82002580 总机转8060
《和平与发展》编辑部:82009436 总机转8063 网址:http://www.caifc.org.cn 电子邮箱:caifc@caifc.org.cn
中国友联画院通信地址: 北京朝阳区德外大街华严北里甲1号健翔山庄D5楼 电话:82021391 6236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