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中文    English
中心期刊
 
您的位置:首页 >> 中心期刊 >> 名家讲堂 返回首页
深陷困境的欧盟——丁原洪
  

丁原洪  前驻欧盟大使、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在金融危机、主权债务危机的连续冲击下,欧盟陷入了欧洲几十年联合进程中罕见的困难境地。欧洲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说,经济危机把欧洲十年来取得的成绩一扫而空。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当前的形势是欧洲数十年来面临的最严峻考验,欧元失败则意味着整个欧洲的失败。当前的欧元危机表面上看是财政金融问题,而深层次上却是重大政治问题,关系到几十年来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成败。当前欧盟陷入困境最根本原因,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盟内部矛盾加深,凝聚力随着成员国的快速增加而下降。金融危机的爆发,不仅使欧盟成为“最大的受害者”,而且有可能是压垮欧盟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经济发展缓慢,国际竞争力下降

    当前欧盟国家经济增长乏力,经济状况比不上美、日等发达国家,发展速度远逊于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据统计,从1990年到2006年,占欧元区经济总量70%的德、法、意三个欧盟大国经济年均增长率仅分别为1.1%、1.4%、0.1%。2007年情况稍有好转,但在欧元对美元大幅升值、美国次贷危机等因素的影响下,经济又下滑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欧盟经济受冲击最厉害,据估算,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累计损失达5%。在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当中,欧盟经济复苏的前景最为暗淡。联合国发表的《2010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预计,2010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比金融危机前下降7%,增长率为2.4%,其中美国2.1%,日本0.9%,欧盟0.6%,欧元区0.4%,中国8.8%,印度6.5%。主权债务危机的爆发对欧盟经济发展更是雪上加霜,因经济发展乏力、入不敷出而不得不大量举债,偿还债务又不得不紧缩开支,紧缩开支反而进一步抑制了经济的复苏和增长。

    二、货币体系遇到可能瓦解的风险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导火索是全球金融危机。据估算,为应对金融危机,欧盟共推出超过3万亿欧元的刺激经济和金融救助计划,导致各国财政赤字猛增,入不敷出、资不抵债。仅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等所谓“欧行五国”2010-2013年期间国债待偿本息总计15,000多亿欧元,远超出欧盟各国目前仓促达成的总计8,000多亿欧元的救助计划额度。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于尔根·施塔克认为,通过这一巨额救助计划,“我们除了争取到时间以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这次欧元危机的根源在于欧盟把经济实力、发展水平、财政状况存在巨大差异的国家拼凑在一起建立所谓“统一货币”。为弥和成员国之间经济财政状况的差异,欧盟在建立统一货币之时达成《稳定与增长公约》,明文规定成员国的财政赤字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公共债务水平不能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60%。但是,2009年整个欧元区财政赤字已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4%,预计2010年将上升到7%,远超出3%的上限;欧元区公共债务已达国内生产总值的79.3%,也远超出60%的上限,《稳定与增长公约》已形同虚设。严峻的财政状况必然从根本上动摇市场对欧元的信心,再加上国际炒家的投机活动,欧元在国际上的信誉必然会大大下降。

    欧元危机愈演愈烈,暴露出欧元的一个致命弱点:“欧元区”仅是一个“货币联盟”,其财政政策依然掌握在各成员国手里。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相脱节,制约了各国应对财政经济问题的手段。加之《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建立统一货币后禁止欧洲央行及成员国央行向成员国提供援助。这种内部机制的欠缺拖累了统一货币及其应有的作用,致使在危机面前,各成员国显得束手无策。

    三、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

    二战后逐步形成并在欧洲盛行的“高工资、高福利”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曾一度有助于欧洲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可是,当前这种模式愈来愈难以适应形势的变化。首先,它削弱了欧洲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使其在全球市场所占份额越来越小。据统计,德、法、意三个欧盟大国的福利支出已高达其国内生产总值的35%左右。从1970年以来,美国人均年工作时间增加20%,达到1,840小时,而同一时间欧盟15国人均年工作时间下降20%,为1,550小时。高昂的劳动力成本使欧盟在国际竞争中越来越处于不利地位。其次,高福利政策再加上人口老龄化,使欧盟不少国家入不敷出。要降低劳动力成本,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必须削减福利,裁减员工,这必然会触及公众的切身利益,从而引发社会动荡。目前希腊以及其他欧盟国家罢工、抗议浪潮不断就是最好的例证。这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突出地暴露出欧洲以借贷维持的高福利制度的深层次弊病。

    四、推进一体化进程遇到更大阻力

    首先,“散”的特点暴露得越来越明显。随着外部威胁的消失和差异巨大的成员国的加入,各成员国都把本国利益前置于欧盟整体利益之前,使协调一致更加困难。宪法条约的制订拖了近十年之久,最终达成妥协产物——《里斯本条约》,对提升欧盟的凝聚力和影响力并无多大实际效果,反而增加领导机构权力分配的争夺,进一步伤害公众对一体化的信心。为应对金融危机,欧盟领导人无法提出统一的应对方案。针对希腊债务问题,成员国又是相互指责、推诿,只是在市场及美国压力下才达成一个各方都不满意的计划。利益多元化导致内部分歧加重,这将成为进一步推进一体化的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

    其次,法德的“火车头”作用受到越来越大的非议和挑战。法国和德国由于自身也遇到越来越突出的经济、社会问题,它们对继续推进欧洲一体化力不从心,而且两国在事关欧洲一体化等重大问题上出现了明显分歧。从拒绝达成欧盟统一拯救经济计划,到迟迟不肯出手援助希腊,德国的做法受到法国及其他国家的批评和指责,但实际上德国首先考虑本国利益的做法也无可厚非。正如欧盟委员会前主席德洛尔指出的,欧盟为德国统一和欧盟东扩而“耗尽了力量”,而其中德国始终起到“埋单”的作用。由于成员国越来越多,欧盟的负担也越来越重,要求德国继续“按单支付”,恐怕已难以做到。对放弃马克而使用欧元,德国民众本有怨言,现在当然更不愿为了援救“穷哥们”而牺牲自身利益。德国民众中出现重新使用马克、退出欧元区的呼声不容小觑,这一动向对欧元区乃至欧盟前景都会产生不小的影响。

    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是,欧盟内部对欧洲一体化的发展问题存有分歧。在欧洲政治精英与广大公众之间,在欧盟大小、新老成员国之间,对以何种方式、何种速度推进一体化进程,以及其终极目标和地理界线,都缺乏起码的共识。法国坚持主权国家联合体的模式,想将实力最强的德国“纳入”一体化之内加以制约。德国对建立程度更高的一体化机制更为积极,力图把“欧洲的德国”转变为“德国的欧洲”,谋求在一体化的欧洲事务中获得主导权。英国不认同欧盟的政治一体化,其入盟是迫于形势,实质上是想从建立一个“大自由贸易区”中获利。目前各国在应对金融危机和解决主权债务问题上的态度和建议,都反映出各自对欧盟前途问题的不同想法。

    对于欧盟目前的困境,人们有不同的评估。乐观派认为,如同过去遇到的挫折和困难一样,欧盟对目前面临的问题也都能一一加以克服,重新焕发活力。悲观派则认为,欧元区终会瓦解,一体化进程也会戛然而止。当下欧盟遇到的各种问题都与欧盟内外形势的变化不能分开。只有与时俱进、不断改革,才会有出路。全球金融危机从一定程度上表明,所有社会制度都可改革,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同样需要“改革”。由西班牙前首相冈萨雷斯牵头的研究小组,对2030年之前欧盟面临的战略挑战所提出的研究报告警告说,如不进行重大改革,欧盟及其成员国“可能被边缘化,成为欧亚大陆越来越无足轻重的西部半岛”。欧洲债务危机给欧洲一体化敲起了警钟。欧洲已到了必须在反思过去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进行根本性改革的时刻了。

 

友情链接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园冠海大厦9层-10层 邮政编码:100088 传真:82007131 总机:82005566

办 公 室:82002138 总机转8008
人 事 部:82003809 总机转8011
美 大 部:82003022 总机转8030

亚 洲 部:82002380 总机转8021
欧 洲 部:82003512 总机转8039
第二亚洲部:82005953 总机转8038
海外华人部:82002131 总机转8036
理事工作部:82002375 总机转8023 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 82002580 总机转8060
《和平与发展》编辑部:82009436 总机转8063 网址:http://www.caifc.org.cn 电子邮箱:caifc@caifc.org.cn
中国友联画院通信地址: 北京朝阳区德外大街华严北里甲1号健翔山庄D5楼 电话:82021391 62366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