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登陆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中文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 >> 《和平与发展》名家论坛—学术探索与学术争鸣 >> 正文
美日同盟与中日关系——袁征
发布时间:2018-05-30  来源:
 

    【作者简介】袁征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美国外交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

  李克强总理访问日本,这是时隔八年之后中国总理再次访日,表明中日关系正在逐步改善。在中日关系重新走上正常轨道之际,本文试图从美日同盟的角度来解读一下中日关系中的美国因素。

 

一、美日同盟的日趋强化

  同盟体系是美国的“霸权之翼”,是美国权势的重要支柱。在亚太地区,冷战后美国一直试图强化双、多边同盟体系,以更好地发挥“离岸平衡”的作用:从前是美日、美韩、美澳等双边同盟;现在是努力构筑美日韩、美日澳,或美日印澳多边同盟机制。

  美日同盟是美国最重要的同盟关系之一。它形成于冷战期间,主要是对抗来自苏联的威胁。冷战结束后,由于主要对手的解体,美日同盟一度处于“漂流”状态,但很快就找到了新的针对目标。

  尽管经历过波折,但美日同盟关系的总体趋势是不断强化。实际上,美日同盟正在经历从之前相对单纯的军事同盟(military pact)发展为现在全方位的安全机制(security institution)。在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三位总统任内,美日同盟先后经历了三次调整。美日安保体制从“专守防卫”扩大到了“应对周边事态”,再拓展到“应对全球挑战”,日本自卫队逐步向海外拓展,实际突破了和平宪法的限制。而到了奥巴马政府时期,加强美日同盟成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中之重。尤其是在安倍再度上台后,美日之间加快了合作的步伐。2015年出台的新《美日防卫合作指针》进一步扩大了合作的范围,要求同盟从平时到战时都实现全球范围内“无缝、强力、灵活、高效”的协调与反应。

  除朝核问题之外,应对中国的崛起是美日同盟调整的一个重要因素,美日在制衡中国方面有共同需求。进入新世纪,面对中国的不断崛起,以及维护自身在西太地区的主导地位,美国不断通过各种举措来强化同盟,甚至不惜“放日出笼”,同意和鼓励日本修宪,允许日本自卫队出征海外,力图弥补同盟中长期存在的短板,使整个同盟更有效力,更具威慑力。而日本则以此作为跳板,寻求美国在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和实现其大国抱负上的支持,试图修改和平宪法,提升军事力量,以实现防卫自主的目标。美日同盟的强化必然关系到西太地区的安全形势,给中国的外部环境带来不可低估的影响。

 

二、美日印太战略协调与合作

  特朗普上台以来,明确提出了“印太战略”构想,更加强调印度的作用。特朗普政府提出的印太战略并不是一个新东西。实际上,自克林顿时期开始,美国就非常重视同印度的关系,重视印度在地缘政治上的特殊地位。小布什时期,美印关系就不断加强。到了奥巴马后期,美印关系颇为火热。以2017年11月美日印澳越南岘港非正式会议为起点,已经着手开始打造四国协调机制。

  从早先“印太”概念到“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的提出,日本是主动的建构者、积极的推动者。相较于其他国家,日本政策宣示更早,积极性也更高。实际上,日本提出的一些理念也融入到美国印太战略之中。日本之所以如此积极地推动印太战略,原因也并不复杂:一是维护日本从中东、印度洋到西太地区的海上生命线的安全;二是配合日本成为“正常国家”进军海外的海洋战略;三是有意联手围堵中国的崛起;四是对冲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也就是说,日本大力推进印太战略是和日本自身的战略目标相结合的,诸如应对地缘格局变动并制衡新兴大国中国的崛起、实现安保自主化等。

  美日在印太战略上的协调有不断强化的趋势。除了加强安全合作外,日本还正在试图推动将基础设施建设也作为印太战略的组成部分。在特朗普推行“美国优先”政策、将更多精力放在美国国内发展的情况下,日本希望承担更大的责任,推进四国协调机制的发展。未来,特朗普政府更多是扮演领导角色,而日本则会出钱出力,有意将四国协调机制做实做大,不断向前推进。

 

三、特朗普政府对美日同盟的态度

    特朗普上台执政,让日本长舒一口气的是这届政府依旧重视同盟体系,强调美日同盟的作用。无论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还是《美国国防战略》报告,都强调美国的同盟和伙伴体系依然是美国全球安全的支柱。《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指出,美国盟友对于回应共同威胁(如朝鲜)和保持在印太地区的共同利益非常关键。该报告明确指出,“欢迎和支持我们关键的盟友日本担负强有力的领导角色。”

    然而,特朗普对盟友的态度存在诸多不确定性。特朗普秉承的“美国优先”原则,要求包括日韩在内的盟友担负更多自身防卫的义务。《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指出,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的同盟是基于自由意愿和分担责任的基础之上;美国将承担义务,但也希望盟友和伙伴能公平地分担互惠集体安全的责任。特朗普一度公开表示,如果日韩不能够分担更多的自我防卫义务,那么美国将考虑从这两个国家撤军。这让日本忧心不已,迫使安倍在特朗普上台之初就匆匆忙忙赶往华盛顿。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不顾日本的反对,执政之初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让日本倍感挫折。还有就是贸易逆差问题,特朗普不仅对华施压,也对日本不断施压,贸易摩擦引发日本的极大担忧。一方面是美日贸易摩擦。削减贸易逆差是特朗普主要竞选承诺之一。据美国商务部数据,2017年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为688.5亿美元,位列第三大贸易逆差国。前不久安倍访美,两国领导人同意就促成“自由、公正和互惠贸易协定”展开新一轮磋商。而特朗普对重返TPP兴趣不大,更愿意与日本展开双边贸易谈判,以削减美国对日“巨大贸易逆差”。满怀希望的安倍最终也没能说服特朗普就征收钢、铝产品高关税对日本“网开一面”。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也引发日本的高度关注。毕竟中国是日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日本在华投资企业超过2万家。中日双边贸易额最高峰时曾突破3,400亿美元,近两年一直保持在2,700亿美元左右。一旦中美贸易战爆发,那么日本在华企业的对美出口也会受到很大冲击,因为这些产品的原产地都是标注中国,挂在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账单上。

    一边是中国的日益强大,在东亚地区的影响力日益上升;另一边是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自私自利,无视盟友的诉求。这两个方面都迫使安倍政府在对华政策上做出一定调整。这也是自2017年以来中日关系有所改善的深层次原因。

 

四、中日关系中的美国因素

  由于美日同盟日趋强化的态势,美国因素是影响,甚至某种程度上左右日本对华政策的外部因素。时至今日,影响中日关系有四大问题。而在这四大问题当中,美国因素都或多或少地发挥着作用。

    一是历史问题。中国主张“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日本则出尔反尔,不敢正视侵略历史。在历史问题上,美国的态度比较暧昧。一方面,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含含糊糊,也和美国当初出于冷战需要、没有彻底清算日本侵略问题有关系。另一方面,美国在日本侵略、慰安妇等问题上还是不能容忍日本走得太远。其总体态度是极力淡化美日战争的历史,强调和解,但不能容忍日本全盘否定侵略战争历史;同时对于日本发展军备也有底线,即不能容忍日本拥有核武器,而是由美国来提供核保护。同时,美国也试图通过强化美日同盟来加大对日本的影响和掌控,防止日本自行其是。从这个角度来说,中美在对日的一些问题上还是有利益交汇点的。

  二是领土争端问题。钓鱼岛的归属是中日间领土争端问题,近年来你来我往,趋于尖锐化。尽管美国并没有承认钓鱼岛是日本领土,甚至美国国会研究局曾发布报告认定钓鱼岛历史上归属于中国,但在不同场合表达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在日本的施政之下,属于《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适用范围,美国反对任何试图损害(日本)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施政的单方面行动”。不仅如此,美日还在钓鱼岛方向加大了军事部署。在台湾问题上,美日联手应对台海局势的变化,发展同台湾的关系,实际上为中国的统一大业设置了障碍。

  三是地缘安全问题。一段时间内,日本将中国视为其在东亚地区主导地位的威胁。因此,不断渲染“中国威胁论”,目的之一就是为自身扩大军备、解禁自卫队做铺垫。在战略布局上,日本也将重点防范对象指向中国。美日在联手制衡中国崛起的问题上具有共同利益:美国有意发挥日本的牵制作用;而日本则依托美日同盟实现自身的安全诉求。美国驻军日本,使得强化美国军事前沿存在的意图得以落实。可以说,美日同盟的战略布局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中国崛起的战略空间。

四是战略互信问题。上述三个问题交织在一起,使得中日双方很难建立起战略互信。美日同盟的存在使得日本被纳入到美国的亚太战略轨道当中,而日本也有意借助美国来围堵中国的崛起,并试图“借船出海”,实现日本“正常国家地位”。由此,本就因为历史、领土争端问题而摩擦不断的中日关系更加复杂化。

  总而言之,中日关系短期内要得到实质性改善所面临的困难是巨大的,我们不要对一次高层访问抱太高的期望。不过,中日毕竟是近邻,两国改善和稳定关系,不仅有利于维护两国人民的福祉,而且有助于东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改善和稳定中日关系符合两国的利益。

【收稿日期:2018-05-15】

相关新闻
 
  友联会最新动态
·辛旗副会长率团访问日本
·辛旗副会长会见泰中文化经济协会代表
·友联会与阿含宗为北大北外师生颁奖
·陈元会长会见美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
·友联会举办第20届“阿含·桐山杯”
·辛旗副会长出席第五届尼山论坛
  地方友联会
  顾问理事动态
  理事单位介绍
  学术交流        >>>更多
·友联会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召开201
·友联会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协办“中美
·友联会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派员参加第
·友联会派员参加第八届国际政治经济学
·和发中心举办“中国与发展中地区整体
·研究中心组织召开“缅甸政局和中缅关
  友联会画院最新动态
·中国友联画院举办“一带一路”中亚风
·中国友联画院赴柳州采风
·友联画院组团赴中亚三国采风交流
·“庆祝建党九十五周年暨红军长征胜利
·中国友联画院赴绍兴采风
·中国友联画院艺术家赴云南采风
  图片记录        >>>更多
友情链接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马甸冠城园冠海大厦9层-10层 邮政编码:100088 传真:82007131 总机:82005566

办 公 室:82002138 总机转8008
人 事 部:82005669 总机转8002
美 大 部:82003022 总机转8030

亚 洲 部:82002380 总机转8021
欧 洲 部:82003512 总机转8039
第二亚洲部:82005953 总机转8038
理事工作部:82002375 总机转8023 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 82002580 总机转8060
《和平与发展》编辑部:82005566 总机转8066 网址:http://www.caifc.org.cn 电子邮箱:caifc@caifc.org.cn
中国友联画院通信地址: 北京朝阳区德外大街华严北里甲1号健翔山庄D5楼 电话:82021391 62366878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05038878号-1